诸葛亮被刘禅气死,诸葛亮死后被人举报,刘禅杀死举报人,为何却依旧派人查诸葛亮?


时间:

许多人都分析过诸葛亮北伐的原因,很多都是合情合理的,但是有一主观内在原因没被注意,就是阿斗已经长大,应该要亲政了,但一山不能藏二虎,只有北伐,还内政于阿斗,于是选拔贤臣辅助之。这与诸葛亮教刘琦避祸及郤正教姜维避祸是一脉的。

这样可以一举两得,既锻炼阿斗的理政能力,又可以锻炼军队,试验新式武器。为什么要锻炼军队呢?因为襄樊及夷陵之战蜀汉军队几乎被打光了,急切需要重建,估计南征的军队大多数是新兵伢子。南征之后还要留下一部分镇守,于是,有经验的兵将留给诸葛亮的就不多了。有名的大将就只有吴懿、赵云跟魏延。于是必须要提拔将帅之才,所以年轻的马谡就进入了诸葛亮的法眼里,可惜马谡不成大器,寄予了过高的期望,后来又提拔了王平、姜维等。

诸葛亮为什么不用魏延之计呢?有一个原因是精兵不多,总兵力也不多,大将不多,已经是二分兵力(赵云的疑兵),不敢再三分兵力了,根本吃不下。北伐的原因之一是为了练兵,军队还未练好就跟曹魏进行远程深入大决战,况且都是步兵,没有把握,还要防止后方不稳。赵云的疑兵应该也是一般的兵将,所以不敌曹真。看看邓艾入蜀之兵,都是久经战阵之兵,遇着没经战阵的诸葛瞻带领的羊兵就知道了结果。等到诸葛亮经过前几次北伐锻炼得差不多,再不用就老了的时候,正要跟曹魏进行大决战,可惜天不假年,自己却病倒了。

都说诸葛亮事必躬亲,不会培养人才,其实是误会,正史里的不少篇幅,都是写诸葛亮挖掘人才,其中有不少是内政人才,所以不大出名而不被大众所知而已。后期诸葛亮管的事已经不多,内政已经交还阿斗(当然,该管的还得管),后勤是李严和杨仪,就只剩下几万军队。

言归正传,诸葛亮的闪光点之一就是奉公廉洁俭朴,不留给后代多余的财产,也不提拔家族成员,吃穿用度甚至后事都很俭朴,这在史上也不多见,这恰恰成了诸葛家族的救命稻草。阿斗对诸葛亮的不满诸葛亮应该早已察觉到,所以诸葛亮只有埋头于北伐军队里那点事情,不问朝中之事才是自保之策,加上不治产业,苍蝇不叮无缝蛋,只有自己无缝才能自保。所以即使李邈如何举报、阿斗如何查也问心无愧,经得住考验。甚至后来成都大乱时,都得以幸存。

附记: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之子午谷版

蜀汉经过入蜀之战、汉中之战、襄樊夷陵之战后,户籍人口100万左右,总人口应该有一百多万。夷陵之战后,刘备能带回来的兵将应该不超过一万五,然后经过非战争性减员,剩下1万左右老兵。

诸葛亮南征时带的兵应该在4、5万左右,战争性减员5千左右,留下1万镇守,带回成都的应该有3万多。然后又经过非战争性减员,剩下3万左右的有作战经验的精兵。

第一次北伐时应该留下1万到5千精兵在成都配合御林军,然后分5千精兵、总兵力1万5给赵云在箕谷作疑兵,如果不是这样,根本抵挡不了曹真几万兵力的进攻。这就是猪哥用的奇兵,一正一奇也。

也就是说,诸葛亮手头上的精兵只有2万不到。北伐总兵力7、8万,减去赵云的1万5,诸葛亮的总兵力剩下5、6万,其中有作战经验的精兵2万。如果魏延再要求分5千精兵,5千负粮,那简直剜了猪哥的心头肉一样,况且5千负粮的也不好找,估计以后没人愿意千里迢迢运粮过来了(两汉时汉中大地震,断绝了水道),只好从普通兵中找身体强壮耐力好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再用上魏延之计,那就奇上加奇,三分兵力了。

然后诸葛亮带着剩下的5万不到的步兵接应魏延,一路攻城掠寨,总该留下几千1万来守卫吧?假设最后与魏延顺利会师于长安(陈寿说是潼关,这根本不可能,因为还有武关可以进入关中的),然后分这最后剩下的4万多步兵去平定其他城池关口,还要在一马平川的八百里秦川上抵抗司马懿、郭淮等行动迅速骑步兵的疯狂围剿,其中有大半还是新兵蛋子,而且诸葛连弩应该刚发明不久,在平原上的杀伤力到底几何还是个未知数。难道真的要上演长安版的空城计?所以,要想曹魏投降除非曹睿比阿斗还要阿斗,曹真司马懿蒋济们比黄皓谯周还要黄皓谯周...

然后,曹真知道了猪哥的战略意图和用兵底细之后,直接攻击赵云,穿越汉中,过绵竹,直插成都,断绝粮道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...

如果曹真击败赵云后,知道了猪哥的底细,直接回兵关中,并守住关中要道,包猪哥的饺子,那么猪哥挂得更快。

最后成都方面应该会被李严控制住,李严有两个选择:迫阿斗禅位或投降曹魏,换取更大的政治筹码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绝对不会去救猪哥,肯定跟赵云打起来,鹿死谁手,那就要看天意了。

而猪哥最好的结局也只不过是困守长安孤城,等待救援,或者在城楼上抚抚琴,吓唬吓唬下死蚂蚁罢了,但不知能等到几时呢?而死蚂蚁暗中冷笑道,“嘿嘿,偶随便说几句你就信(演义中司马懿云,若吾用兵,先从子午谷径取长安,早得多时矣)?唉,可惜了大好江山啊!”

至于东吴,有两种选择:攻打曹魏或救蜀汉,救不了就趁火打劫。估计十万格局不会那么低,双管齐下应该是最好的选择。但能否打得过合肥,就很难说了。

钟会邓艾二士争功提前三十多年成功上演,换了版本和主角而已。最后猪哥被后人黑到体无完肤。

兵者,死生之地,不可不察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可拿身家性命来作赌注。

算不上清算,确实刘禅在诸葛丞相逝世后采取了一些政策

诸葛亮为蜀汉立下的卓越功勋,不论当时还是后世,都是有目共睹的。诸葛亮的光辉,可以说一直照耀着蜀汉大地,直到这个国家被灭亡。

然而并非所有蜀国人都对诸葛亮感恩戴德,比如后主。他虽然无能,毕竟也是个皇帝,对权力的独占性、排他性与别的皇帝是别无二致的。

诸葛亮的专权程度,在三国时代非常高,除了曹操、司马昭这种篡逆之臣,魏吴二国的丞相几乎无人望诸葛亮之项背。后主对这种情况也很无奈,他酸溜溜地说:政由葛氏,祭则寡人。

意思是,政务统统由诸葛亮处理,我这个皇帝只管管祭祀的事。

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皇帝的职责分出去一半,后主的心理阴影其实挺大的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后主对诸葛亮的真实态度到底如何呢?

毫无疑问是相当复杂的。

诸葛亮执政,后主起初不会有什么怨言。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朝野上下大事小情,中外臣僚将佐的任用,全出于诸葛亮,后主全无措手之处。而且,诸葛亮将同是受先帝托孤的大臣李严废黜,后主肯定是有想法的,只不过畏于诸葛亮的权威,且诸葛亮又十分忠诚,没有震主之危,故而后主一直隐忍了下来。

但诸葛亮一死,后主的情绪和怨念便全部表露出来。

其一表现在禁止朝臣奔丧。公元234年,诸葛亮病卒于北伐军中。消息传到成都,无论士庶皆大为震惊悲伤,许多人都说要去汉中吊祭诸葛亮。后主听说诸葛亮遗命葬于汉中定军山,大概感觉诸葛亮死后都不受自己控制,脸上很无光,对朝士们急于奔丧的行为很反感。再加上国中丞相新丧,魏延与杨仪又发生矛盾,内外局势出现巨大扰动,朝野诸臣都丢掉手头事务去汉中,也不利于稳定局面。后主便下诏成都的大小臣僚一律不得去汉中奔丧。唯独益州名士、劝学从事谯周因为跑得快,抢在诏令下达前离开了成都。可叹后主用这样的小小心机对待亡故之人,真是令人齿冷。

其二表现在为诸葛亮立庙之争。诸葛亮安葬后,蜀人无不追思,民间多有为诸葛亮立私庙进行祭祀的。立私庙为祀,是东汉以来的社会风俗,不仅是诸葛亮这样的大贤大德,即使稍有功德于地方的一般人物,也经常有百姓为之立庙,岁时进行祭祀。

后主发现这一情况后,又无情地下诏禁断。一般来说,民间搞一搞野祀,顶多是不合乎礼制,并不会影响到什么,也不会因此酝酿出政治逆反事件,朝廷没有理由干涉。诏令下达后,民间为诸葛亮立的庙都被捣毁。然而有形的庙能毁掉,民众心里的庙却毁不掉。他们依然在岁时节令之际,在野外或道路上为诸葛亮设祭。

当然,我们并不能因此说蜀汉就诸葛亮一个贤人,民众只认诸葛亮而不认后主。百姓这种行为,其实是社会文教落后条件下对强权的一种盲目崇拜,寄托了一种希图贤明之士佑护生民的理想。

后主这道令人寒心的诏令,不仅对不起诸葛亮二十余年的鞠躬尽瘁,也严重伤害了朝野士庶的心。故而有些官员出于良心向后主上奏,不如在成都为诸葛亮立一座官庙,听由士庶致祭。

后主本就对诸葛亮自作主张葬于汉中耿耿于怀,这个建议无异于火上浇油,他断然将之否决。

围绕已故丞相的丧葬祭祀问题大动干戈,真真切切地反映出后主内心的纠结与怨怼,他或许没有胆气像西汉宣帝那样,对武帝的顾命大臣霍光搞事后清算,毕竟诸葛亮在主相之职分上还是比较讲究的,既没有像霍光一样随心所欲地废立皇帝,也没有像霍氏一门公侯尽逞私欲。对诸葛亮清算,于公于私,都有累于统治权威。

然而如果祭祀问题一直这么僵持下去,也会影响到后主的名声。步兵校尉习隆、中书郎向充揣准后主的心理,上书建议在汉中沔阳为诸葛亮立庙,一来可以禁绝民间野祀,以正肃朝廷的礼制,二来可以照顾天理民心,不至于落下冷落功臣的口实。后主这才同意。

其三表现在罢废丞相之职。诸葛亮在刘备时便拜官丞相,不过彼时权柄在主,诸葛亮不过是佐臣的身份。但刘备死后,诸葛亮以受诏辅政的身份得以开府治事,权力一夜之间急剧扩张。

开府的意思是诸葛亮可以单独建立一套行政班子,并以此为基础掌握全部权力,皇帝则沦为不问庶务的虚君。这在古代封建制度发展史上是一种倒退。丞相的职权,自汉武帝时代已经逐步退缩,皇帝通过组建秘书班子伸张皇权,国家权力构成模式从主相二元分野向皇帝一元化统治转变,在一定历史条件下,是有利于国家统一发展的。西汉中期以至东汉一朝,都没有出现强势如诸葛亮这样的超级丞相。

后主对这种情况非常无奈,等到诸葛亮死了之后,他再也不敢将大权假手于人。他罢丞相之职,诸葛亮推荐的继任者蒋琬仅被任命为尚书令,虽说实际相当于丞相,权力却已无法与诸葛亮同日而语。

尚书令也有下属机构尚书省,但尚书省是皇帝的内朝机构,不像丞相府是丞相的直接下属,权力范围不同。

诸葛亮之后,蒋琬、费袆、姜维等人相继秉政,但多数时间都是三人或两人分掌大权,一人专政的局面再也没有出现。特别是姜维执政时期,后主纵容宦官黄皓弄权,姜维向后主上书一言不慎,竟然十分畏惧,可见彼时后主的权威已经相当强了。

后主虽然终于摆脱了诸葛亮的影响,摆脱了那份无法言说的怨念,可是没有了诸葛亮的庇护,他终究没有摆脱亡国的命运。

君子之悲,如黍离之伤、蹇叔之哭,皆为国也。

庸人之悲,但计于身,而损乎公。正后主之谓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