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淘沙令李煜拼音版,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, 讲述李煜怎样的心情?


时间:

李煜是千古词帝,可惜又是一个真的帝王。他的多愁善感风流多情似乎并不适用于治国理政的帝王身份,以至成了史上有名的亡国之君。从一个锦衣玉食风光无限的一国之主,到一名卑躬曲膝提心吊胆的阶下囚徒,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,倍受屈辱。这种强烈的落差让李煜的人生如过山车般起伏。外在的境遇更深深的体现在他的词作当中。从“凤阁龙楼连霄汉,玉树琼枝作烟萝”的帝王家境,“奴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”的风流轶事,到囯破家亡后“一旦归为臣虏,沈腰潘鬓消磨”的凄凄切切,及至最后的这首绝命词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囯不堪回首月明中”,已经把李煜对故囯不堪回首的亡国心境展露无疑,这是一种多么凄苦无奈、屈辱无能、悲凉无限的心情啊!

李昱身为国主,管理国家不务农桑,夜里吟诗作对泡美姬,白天往清凉山礼佛,主持和尚念经,求神拜佛,终于把自己玩成亡国之君,是可怜之君也是作死之人。诗言志,李昱的诗词如作为专业的婉约派文士,可圈可点,但作为国君,就不值得提倡了。世界是群狼豺虎环侍的丛林世界,作为国主不思虑富国强兵,不重农兴商,天天去庙里和菩萨打坐参禅,弄得一个小朝庭乌烟瘴气,臣民阳刚之气尽失,不亡国破家,天理都不容他。当了俘虏才知道故国雕栏玉阶美好,春花秋月不再属于自己,有什么用?所以人生,君王也好,庶民也罢,干什么都不能角色错位。是什么身份,扮演好什么角色,否则,覆巢之下无完卵。李昱的哀鸣就是榜样。